元宇宙,作为科幻小说的产物,即便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当下,它和人们生活的现实之间依旧隔着一层墙壁。

无论追求时髦企业将相关概念的故事讲得多么天花乱坠,真正能够承受元宇宙标签的产品都迟迟没有踪影,使得企业们对元宇宙溢美之词的背后,总是难免有脱离现实的空洞感。

因此,在短暂的狂欢之后,受到投资人质疑的元宇宙,热度以肉眼可见的势态下跌。

对于追逐流量的企业而言,他们还不太想元宇宙这么快就失去“魔力”。于是,“元宇宙”标签的涉及范围开始进一步扩展,社交产品变成了元宇宙世界的“核心”、NFT和加密货币变成了元宇宙世界的“基石”、虚拟形象变成了元宇宙产品的标志性元素……

在更名“Meta”的脸书、出售NFT球鞋的耐克等企业的助力之下,渐冷的元宇宙,再次迎来了热度的高峰。

但与此同时,元宇宙也在不断被再定义,沦为依附在企业推崇的产品上的、一个内涵薄弱的标签。

而在被滥用的元宇宙标签背后,像NFT这样背负大众质疑的新鲜产品,究竟能为新概念热度的延续贡献多少时间?

一、元宇宙不是VR旧疾的解药

元宇宙,正在被一团诡异的迷雾笼罩。

2021年9月初,缺乏后续新闻的元宇宙降温明显,国内游戏公司出现股价集体下跌的情况,而在同一时期,考虑到企业“爆炒”元宇宙概念时提到的VR/AR、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等产业当下的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坊间也陆续响起了对于企业大炒元宇宙概念的质疑之声。

目前看来,质疑之声主要聚焦在元宇宙究竟为何物,以及企业要怎样实现元宇宙两个部分上。而老实说,要理解这些质疑之声,要比理解当下企业们对于元宇宙近乎狂热的乐观情绪容易得多。

这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大众对于元宇宙的认知,基本上是由相关的科幻作品构建起来的,而科幻作品中那些天马行空的大胆想象,在现实中难免会被技术、商业领域的障碍所羁绊。

以元宇宙代表性的沉浸式体验为例,在《黑客帝国》、《头号玩家》等一系列科幻作品中,由0和1构成的数字信息能够给予进入其中的用户视觉、听觉、触觉乃至嗅觉等丰富的感官刺激,进而搭建起一个与现实真假难辨的虚拟世界。

然而,在现实之中,企业们目前能够搭建沉浸式虚拟世界的方式,依然只有VR/AR技术这一个途径,并且也仅能支持视觉、听觉和通过手柄震动等功能反馈部分触觉,距离影视作品中呈现出的拟真效果还有着不小距离。

而抛开VR/AR技术的触角暂时还未能“制霸”全感官的局限不讲,VR/AR设备不够轻便、价格不亲民、画质不够清晰、平台缺乏优质产品等等一直阻碍着VR/AR产品向C端市场普及推广的问题,多年来也并没有得到显著改善,导致相关产品始终没能像智能手机那样走进千家万户。

事实上,大概从2017年开始,市场便对于存在着大量问题的VR丧失了热情,VR产业由此进入一段低谷期,投资额、软件发布量和设备出货量都呈现出下降态势,市场规模的增速也是逐年放缓。直到2020年,借由疫情居家隔离的红利,以及《半条命:艾利克斯》等优质新游的加持,VR才卷土重来,热度有所回升。

而如今,企业炒起元宇宙概念,VR/AR产业也顺势赚到热度,看到两者被“绑定销售”推到各大社交媒体中央的样子,让人颇有种重回2016年“VR元年”的味道。

不过,冷静地看待当下的VR市场的话,就会发现像《半条命:艾利克斯》这样叫好叫座的产品依旧是稀有的个例,而VR平台缺乏优质产品的整体趋势依旧没有明显好转。即便是炒作元宇宙概念的企业中最“重量级”的脸书,借着元宇宙旗号所推出的VR产品也不过是“虚拟办公空间”这种个人用户不感冒、企业用户也觉得鸡肋的小游戏,实在是背负不起“元宇宙”这个庞大的概念。

说句有些泄气的话:对“元宇宙”概念而言,VR/AR产业是企业画饼时的必备话题,而对于VR/AR产业而言,“元宇宙”这三个字,比起可以令产业爆发式发展的鸡血,也许更像是并没有实质效力的安慰剂。

二、企业“爆炒”,难解无货可带的尴尬

企业喊口号式的宣传,除了在互联网上掀起了有如复读机一般的反馈以外,也进一步暴露出元宇宙产业的一个严重问题——“无货可带”。

元宇宙概念现在并没有具象化的体现,或者说,没有本身实力过硬的产品来寄托这个概念,因此元宇宙更多时候是作为一个标签存在的,想要维系元宇宙的热度,当务之急是把标签贴到商品上销售出去。

而就像前文提及的那样,目前企业们选择贴“元宇宙”三字的对象,除开无力应对C端用户需求的VR/AR产品外,当属加密货币和NFT。

加密货币本身也是近几年来的热词,在马斯克等一众科技大咖的带动下,其在社交媒体上掀起的热潮丝毫不逊色于如今的元宇宙概念。但可惜的是,加密货币越是受人吹捧,就越是偏离其试图成为“去中心化”货币的初衷,以至于渐渐沦为了彻底的投机产品,被巨鲸玩家玩弄于股掌。不知道中本聪大佬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究竟会作何感想。

当然,不论中本聪大佬会怎样想,各地相关部门反正是看不下去了。在今年,国内内蒙古、云南、新疆、青海、四川多地发布通知,要求甄别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并停止向该类项目供电,整肃虚拟货币已是大势所趋,在国内市场如果要继续将加密货币与元宇宙捆绑销售,恐怕只会令后者惹火上身。

至于NFT……老实说,处境更加尴尬。大众虽然不了解加密货币背后的技术成分,但一个简单的“去中心化”货币概念就能让他们立刻认知到加密货币的“高大上”。然而NFT还需要费尽心思,用干巴巴的“独一无二”来验证自己并不是所谓的电子垃圾——戏剧性的是,与加密货币相比,NFT的“独一无二”或许更像是一个“笑话”,因为NFT商品虽然有区块链技术加持,具有唯一性,但当下的创作者在创作这些数字艺术品时实在不够走心,导致产品缺乏吸引力,而根本就没有吸引力的产品,即便再稀有再唯一,也很难令大众接受它的价值。

以国漫IP《镇魂街》推出NFT数字手办为例,粗糙廉价的建模,以及空洞乏味的玩赏功能,导致即便有IP和区块链技术加持,网友也并不买账,纷纷怒喷其为智商税,而部分购买了这款数字手办的网友,事后也直言“感觉被割了韭菜”,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数字艺术品究竟哪里比得上现实的艺术品。

为什么元宇宙成了割韭菜的第一入口

建模被吐槽“劣质”的《镇魂街》数字手办

加密货币大势已去,而NFT又陷入与“智商税”标签的苦斗中,在两者自身都难逃阴霾的情况下,还要为元宇宙充当支柱,显然有些勉强。

因此,企业们也在继续寻觅着更合适的对象,但目前看来,他们寻觅的结果并不理想,一些企业硬着头皮将社交软件推到舞台前,希望社交产品的“老酒”能借由元宇宙的“新瓶”焕发第二春;一些企业则设法将与沉浸式体验和与之相距甚远的轻度游戏结合起来,试图让失去疫情红利的小游戏再次蹭到热度;而还有一些企业将宝压到了虚拟形象上,只要产品带有“卡通小人”,就强行将元宇宙标签贴上去。

而这样“饥不择食”地扩大元宇宙的适用范围,究竟是真的能促成元宇宙产品的落地,还是徒增投资人的焦虑和不满,恐怕还得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三、最贵的还是元宇宙本身?

而眼看着元宇宙“无货可带”的情况短时间内得不到解决,一部分元宇宙概念的拥护者开始转换思路,试图找到一些绕开产品将元宇宙概念变现的方法。

比如说,知识付费。

元宇宙携手知识付费其实并没有那么出人意料。元宇宙概念席卷国内社交媒体,热度也是早已出圈,引来了不少对企业热炒元宇宙之势感到好奇、但又对元宇宙概念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人群。而在见证过近年来加密货币的疯狂后,人们对于这种隐藏着商机的新鲜概念的兴趣也是空前高涨,不愿再错过“上车”机会。但同时,他们对于盲目跟随潮流可能遭遇的风险也心存恐惧,并因此踯躅不前。

在洞察到这部分人群的心态后,部分元宇宙概念的炒作者迅速化身“大导师”,以带人“上车”的名义,将元宇宙知识变现,大发了一笔横财。

根据媒体报道,在元宇宙概念火热的当下,不少知识付费平台的畅销榜单上都出现了元宇宙相关课程的身影。这些课程的费用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课程主讲师大多带着区块链技术专家、公司集团董事、行业协会会长等头衔,所讲授的课程内容大致相近,涉及元宇宙概念的科普、元宇宙的实现方式以及投资的机遇与风险等方面。

根据此前网络上流传的一张截图显示,在知识服务SaaS平台“小鹅通”上,元宇宙付费网课《元宇宙第一课》已经取得了日收入超过九万元的成绩,表现相当惊人。而在知识付费APP得到上,《前沿课·元宇宙6讲》已经占据了热门课程榜单榜首的位置,且根据媒体预估,该课程的收入目前已经超过了100万元。

为什么元宇宙成了割韭菜的第一入口

元宇宙付费课程登上榜首

不过,虽然元宇宙课程卖得火热,但课程的质量却并不理想,许多购买课程的网友事后表示,全部课程听完之后对于元宇宙概念依旧没有清晰的认识,而且课程所涉及的相关知识中有许多在网络上早有流出,感觉自己有点吃亏。

对此,部分相关人士指出,很少有讲师能够清楚地为用户剖析元宇宙究竟为何物,是因为首先,关于元宇宙的定义,目前互联网各界也并没有达成共识,企业各自有各自的表述,难以统一。

其次,元宇宙产业目前刚刚萌芽,尚且没个雏形,国内企业根本没有可以参考的对象,只能死死盯着脸书和Roblox这样被打上了元宇宙烙印的企业和产品,思维和视野相对局限,很难提出前瞻性的观点。

通俗点来说,就是连最前沿的互联网企业们都还没摸清元宇宙该怎么“玩”,又怎么能指望知识付费平台上突然钻出一个隐世奇才,教人怎么去主动引领元宇宙大潮呢。

从用元宇宙标签让VR/AR产业焕发第二春,到用元宇宙概念赋予加密货币或者NFT产品新的内涵,再到直接粗暴地叫卖元宇宙知识,发生在元宇宙赛道中的一切,无不让人感到企业和投机者们不加掩饰的浮躁情绪。

显然,对他们而言,比起让科幻设定变为现实,如何煽动话题流量变现才是当务之急。即便元宇宙最终失势也不要紧,反正“下一个风口”,总会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350013367

邮件:3456028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0: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