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可能还没注意到,抖音、快手悄悄上线倍速功能了。

也即是说,最后一块不能倍速的“新大陆”短视频,也可以倍速了。至此,但凡你用得到、想得到的视频播放媒介——爱优腾芒等长视频、微博视频、小红书、B站、西瓜、百度网盘等等,都能倍速了,我们彻底进入了“倍速的世界”。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小时候有一种海外滑稽视频集锦,会刻意倍速播放以获得搞笑效果,没想到如今倍速潜移默化间就成了我们的日常。搁十年前,你跟我说以后我会用快进的方式看电视,所有人都跟华少口播广告一样嘴皮子利索,我肯定不信。

倍速播放功能当然有不少好处。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快进掉无聊部分、迅速捕捉到有效信息、节省用户宝贵的时间。可硬糖君想不明白的是,长视频由于时间长、推进慢,又有内容注水等积弊,不适应互联网碎片化的消费习惯,推出倍速功能理所应当。

但短视频明明已经够短、够快、够直给,为什么还要倍速?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而且当初短视频抢占长视频的流量战,不正是依靠够短、够快、够直给的优势,博取了大把用户从长视频转战短视频。

尤其是短视频兴起的长剧集cut版,更是把长视频逼上彻底撕破脸的绝路——2021年,长视频网站联合业内53家影视公司发《倡议书》抵制,双方交战的侵权官司接连不断。

现在短视频反过来“学”长视频,也推出了倍速功能。这是基于民意的顺势而为,还是业务扩张的另有所图?

而面对一个全盘倍速的世界,我们是极大地提高了内容获取的效率,还是更进一步滑向了缺乏耐性的信息焦虑境地,逐渐丧失了深度体验和独立思考的能力。

一、短视频也着急了

短视频从2020年6月实现对长视频用户规模的弯道超车以来,怎么看都有一副胜出王者的模样。今年,从6月份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来看,2020年短视频保持增长的势头,以8.73亿用户规模继续打败了长视频7.04亿用户,并拉开了差距。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但数字背后的隐忧也浮出水面,短视频用户的增长明显放缓。

在2020年疫情期间的爆发式增长后,2020年下半年短视频用户涨幅明显回落,6-12月半年的用户增长量0.55亿和二季度3个月0.45亿的数值,相差不大。与此同时,现有网络视听用户规模总共才9.44亿,短视频相当于占了其92%。可见,短视频的用户量增长红利俨然已经到头了。

短视频也进入到了残酷的存量厮杀阶段。而早两年进入存量战的长视频就是因为守城不利,用户规模连续下滑,给了短视频抢夺城池的可乘之机。

总而言之,短视频是时候要做出改变,考虑一下存量用户的需求了。尤其经过三年的爆发式增长后,用户对短视频的新鲜劲也过了,增加用户黏性、延长使用时长成了新要求。

此前,短视频不断地发出探索中长视频的信号。比如字节系的西瓜视频在中长视频的定位中摇摆不定,去年疫情初期搞出了网播《囧妈》的大动静;抖音、快手大力加码发展短剧、科普类中长视频,不断开放用户上传视频时长,从不到1分钟到最长15分钟。

现如今,上线倍速功能,似乎表明短视频将采取一种更激进的方式,让短视频更快、更短?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据燃次元报道,一位抖音官方人士称倍速播放只针对横版视频,一般时长为5分钟内,而且这些账号和西瓜视频打通了。听上去抖音最初“无心插柳”推行倍速播放功能,没想到最后“柳成荫”。

现在,抖音上除直播外,每条视频长按便会弹出包含“倍速播放”、“收藏”、“保存至相册”、“合拍”等一排按钮,各类视频弹出的选项不同,但都有“倍速播放”。

如今看来,抖音应该是在全面推广“倍速播放”。但就操作性而言,短视频“倍速播放”显然不如长视频方便。

首先“倍速播放”需要两步,长按弹出窗口选择“倍速播放”,还要再选择0.5倍、正常、1.5倍、2倍。

其次,播放下一条视频,倍速设置会清零,还得重新再选一次。众所周知,在互联网的操作模式中,每多一步的麻烦,就会阻碍掉一部分想倍速的用户。

看来短视频也不是诚心想进入“倍速的世界”。因为要把“倍速播放”做得方便快捷,对抖音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二、刹不住车的倍速习惯

倍速其实是个舶来品。最早在2016年的时候,就有知乎网友发帖问:为什么YouTube上可以倍速播放,而国内的主流视频网站却不可以?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当时还有人煞有其事地分析原因,一是没需求,二是没技术。但不到一年时间,知乎民间专家就再次被啪啪打脸了。

2017年,国内主流视频网站都陆续推出了倍速播放功能。后来各家又不断优化倍速播放的操作页面,直到变成现在我们常见的进度条右边一键按钮。

只不过,长视频没料到的是,倍速功能这一开,像是打开了潘多拉之盒。原本倍速功能是为了满足部分观众、部分作品的需求——上班族节省时间、高效看“注水剧”,同时变向激励创作端集数瘦身、减量提质精品化。

但实际情况却是:习惯使用倍速功能的用户逐年增长,而且他们对更高倍速的需求也一直在增长。

2019-2020年,《南方都市报》曾做过抽样调查,有68.2%的人会“倍速追剧”,59.1%的人会“倍速看视频节目”;《新京报》也在18到40岁年龄段的受众抽样调查中发现,使用倍速观看长视频的人已经接近七成。

腾讯视频副总裁韩志杰也在今年腾讯视频的年度发布会上披露,2021年腾讯视频的2倍速用户大幅增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0%。尤其是零零后受众中,四成用户习惯选择倍速。

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壮大起来的00后受众,比老一辈们还没有耐性,将来倍速看剧或将成为看剧综的常态。今年初,长视频各个平台已经悄悄在手机端推出了3倍速播放。优酷更是走在时代的前列,推出了4倍速播放。硬糖君这个老年人尝试了一下,任何作品都能看出搞笑效果。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这就难怪短视频也被迫加入“倍速的世界”。因为所有开了倍速的平台都已经越来越“快”了,而用户就像当初习惯了短视频的“碎片化”一样,如今也习惯了长视频的“倍速”,再看你短视频,就嫌慢了。

硬糖君也说不清,到底是“倍速”改变了观众的行为习惯,还是互联网环境成就了“倍速”的进阶。总之,无论长短视频,似乎都在倍速的这条路上刹不住车了。

一方面,我们能看到长视频内容制作端被“倍速功能”激励的好趋势。“注水剧”越来越少,集数越来越“瘦身”。

2020年单部集数30集以内的剧有192部,占比83%;单部集数12集以内的剧有80部,占比35%。而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2021年一季度获发行国产剧名单,共39部1271集,相当于平均集数仅为32.6集,创下多年来新低。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开始出现剧情节奏更快的电视剧。比如被称为2倍速进展的家庭剧《乔家的儿女》,五位主角一集一个命运大变动,上集火速结婚、下集又火速离婚。相当于观众不用倍速,就能在每集进展足够快的剧情中,获取足够多的信息点,体验足够曲折的剧情。

但这样对重点剧情缺乏铺展的大开大合,一味追求所谓“快节奏、爽点泪点密集”,是不是也太不符合艺术创作规律,也不符合我们人类正常情感需求和现实了?

三、倍速世界的尽头在哪

尽管长视频在“2倍速危机感”下掀起了内容端革命,但从目前结果上来看,却还是没能挽回用户的流失。

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3月长视频为首的综合视频用户规模出现回落的拐点,截止2020年12月末,从7.26亿降至7.04亿,两千多万人流失掉了。

欢迎来到倍速的世界

即使很努力地改变内容端供应,不断地优化、升级倍速功能,长视频还是没能留住它的受众。现在短视频也走上了这条倍速不归路,会殊途同归吗?

实际上,现在大多数短视频开了倍速,像是开了个寂寞,完全听不清人声、来不及看字幕,甚至连人脸都看不清。因为短视频的创作端在后期时,大多都已经在视频原速的基础上,加了倍速的播放效果。如果受众观看时再按2倍速播放,实际呈现的是3倍速、4倍速的效果,基本上到了人类接受信息的极限了,什么都看不清、听不清了。

而且现在短视频平台被用户怨声载道的是广告负载率(即广告与内容的比例)。如果用户启用倍速看视频,缩短了单个视频播放时间,那么下滑视频的速度也会越快,遇到的广告曝光量也会随之增加。

据自媒体互联网怪盗团估计,抖音在2020年的广告负载率约为16-18%,普遍高于国外的数值,比如Facebook广告负载率是15%。

这意味着进入倍速世界的抖音,可能会加剧用户与广告负载率的矛盾,而广告仍然是抖音现阶段的命脉收入。

两难之下,难怪抖音选择铤而走险,着力发展电商部门、提高ARPU值,试图从阿里的领地下分走一杯羹。

技术和平台既是为受众提供服务的工具,却也同时把人的欲求无限度地刺激起来,使人误把虚假的“欲望”当成了真正的“需求”。

不是出于“需求”而去倍速消费内容,只是一种机械惯性的下滑、更快下滑。长期被“高刺激阈值”环境耳濡目染,反而逐渐失去了信息筛选和处理的能力,更不用说被大量内容始终充斥着视觉,压根无暇思考。

在对信息无法餍足的饥渴症中,我们更多、更快地刷视频,长的、短的,并在停止那一刻,感到更加孤独。

 

作者: 魏妮卡;公众号:娱乐硬糖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350013367

邮件:3456028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0: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