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嘴龙王”、“逆袭赘婿”、“这个男主有点冷”相信刷过抖音、快手的用户们对这并不陌生。

这种“接地气”的小短片,凭借全程高潮、无尿点、热血等特性,吸引了一波用户的关注,让人看的欲罢不能。

日前,据公开消息报道,抖音内部计划将短剧作为一个单独一级入口,放置在抖音App首页,这波操作过后,短剧用户可直接在App首页进入短剧板块。

无独有偶,抖音老对头快手,也是较早布局短剧赛道的玩家之一,早在2019年8月,快手就整合站内短视频剧集资源,上线了“快手小剧场”。

在当前视频满天飞的时代,中长视频已经逐渐满足不了用户的观影欲望,一集只有几分钟的“短剧”越来越受到大众的热捧。

那么,短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视频形式?抖音、快手布局脚步又意味着什么?

一、留下历史足迹的短剧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不同于长视频或者短视频,短剧一般时长不超过25分钟,从视频形式看更倾向于中视频。

就时间而言,短剧的诞生并不算晚,在上世纪80年代在一些精短栏目、小型戏剧等就出现了短剧的身影,后面多出现在电视情景喜剧,包括当时的《武林外传》、《我爱我家》等都是属于较早爆红的短剧。

上世纪80年代末王朔创作的《圆明园》成为较早的电视剧类型短剧,随后在当时短剧的播出,也主要是集中在电视台以及当地卫视等平台。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短剧的播出形式发生变化,在2010年左右,网络短剧就已经成为当时大众用户较受欢迎的视频形式之一。2013年,万合天宜的成名作品《万万没想到》单集仅有4分钟左右,后来火爆的短剧品牌《报告老板!》、《学姐知道》时长也都在10分钟上下。

需要注意的是,万合天宜出品的这三部代表作品,均在当时的优酷上播出,可以说优酷是优爱腾内最早接触短剧之一的平台。

时间来到2018年,随着网络短剧《不过是分手》收官近一个月后,豆瓣评分已经稳定在了8.1分,成为爆红的短剧之一,除了作品本身质量令人惊艳外,这部短剧还有一个内容之外的最大看点,就是将播出平台之一放在了抖音上。当时,抖音是除几大长视频平台外,较早发现短剧流量价值之一的玩家。

抖快齐聚短剧战场,是加重“同质化”还是搅动“视频格局”?

从2020年至今,在互联网大厂蜂拥挤入短视频甚至是中视频赛道时,不少平台凭借短剧实现一波流量收割,以抖音为例,在最热榜单中,短剧累积播放量均过亿次,观影方式也是以竖屏为主,符合当前短视频平台的使用设计。

今年6月,快手相关负责人也曾在一次内部分享会上透露,目前快手观看短剧用户日均已超两亿,日均观剧时长总数达3500万个小时,其中,最长观看短剧的时间达到了70分钟,这也能够说短剧的推出,已经间接性的提高了用户对短视频App的使用时长。

当下,短剧已经成为继长、中、短视频,又一新的视频模式。

二、抖音、快手追短剧的“阳谋”

不过,对于快手、抖音布局短剧,背后的逻辑也并不难理解。

短视频流量见顶已经成为互联网界内公认的事实,特别是哔哩哔哩、西瓜视频这种中视频平台的出现,更是加速了对短视频平台用户的争夺。今年春节,抖音榜上了央视春晚,在除夕夜发放红包12亿元。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春晚活动并没有让抖音在日活拉升上起到决定作用,春晚前后日活数据几乎持平。春节前抖音主站日活在5.3亿,抖音主站日活在春晚当天峰值弹升至5.8亿,春节结束后,抖音主站日活徘徊在4.9亿-5.1亿上下。

还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作为长视频平台优爱腾,也加速了对短剧赛道的布局,将短剧入口上升到显眼的位置,并且纷纷设立了单独的短剧频道。优酷设立“小剧场”;爱奇艺设立“竖屏控剧场”;腾讯设立“短剧”频道。这背后似乎也能够说明,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想要通过短剧进一步激发用户流量增长,挖掘用户多重价值,但这本身就加大了对抖音、快手的威胁。

抖快齐聚短剧战场,是加重“同质化”还是搅动“视频格局”?

站在短视频平台自身的角度,对短剧的战略布局,也算是对当前内容以及私域流量巩固的一种方式。近一两年,抖音、快手都将私域流上升到重要战略位置,今年,私域就成为快手的战略关键词,不久前,快手搜索推出的首个品牌也诠释了对私域流量的布局。

短剧作为一种新的视频形式,一方面能够丰富当前短视频平台的视频内容板块,满足用户多样化的不同需求,例如快手、抖音上很火的视频剪辑,就是短剧的一种形式,目前抖音上最火的视频剪辑博主粉丝已经超过千万。

另一方面,全集充满看点、简短又扼要的短剧,无疑能抓住当前用户的眼球,很多用户之所以选择视频剪辑,就是因为长视频的时长以及剧情过于鸡肋,短剧的出现刚好弥补了长视频的不足,形成短视频用户的内在循环。

据《2021快手短剧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快手短剧用户持续增长,4月平均日活跃用户超过2.1亿,半年增幅8.0%。

最后,短剧本身所能承载的故事体量有限,无法给人留下较深的印象,“捧人不捧剧”就成为快手、抖音布局的关键,打造博主个人账号、吸引粉丝入住,所带来的商业效果显然更为直接有效。通过短剧走红的博主能够实现广告营销的投放甚至是直播带货,拓宽抖音、快手的变现渠道。

三、再热的短剧,也逃不过“版权、商业化”

事实上,短视频平台对短剧的扶持力度,在逐步加大。

除了改编IP外,2020年12月,快手就推出“星芒计划”,通过“分账”为短剧创作者创收,在今年半年报中,快手公布了快手短剧的数据,截止6月底,“星芒计划”孵化的短剧作品多达40部。

抖快齐聚短剧战场,是加重“同质化”还是搅动“视频格局”?

而抖音的扶持力度似乎更大,《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中就明确提出进军微短剧赛道,在推出“新番计划”和“千万爆款俱乐部”等激励计划之后,又发布了“短剧新番计划2.0版本”,激励计划几乎无门槛,由此也能够看出抖音、快手在短剧上的决心。

不过,抖音、快手在短剧赛道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无论是从内容制作还是商业模式都需要深度探索,站在抖音、快手甚至是短剧行业层面,要想改变当前当前视频赛道格局还存在不少难题。

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快手、抖音布局都是为了一个“利”字,但目前短剧盈利模式并不明朗。当前有一定影响力的剧作,几乎全部依赖“视频平台+优秀制作方”的合作,但这意味着即使收视率上升了,更多的收入是被平台所主导,就会导致盈利空间被压缩。

当下,短剧盈利的理想模式就是在通过多季度制作实现,但后续作品推出的播放量高低又会取决于短剧内容制作质量、用户观影需求的转变以及平台与制作方的利润分成等因素。

这就对短视频平台、短剧内容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满足用户观影需求的转变、提升短剧内容质量将会是影响播放量的关键,同时也是影响盈利的核心所在。

目前,大多数短剧想要出圈几乎都是靠知名演员堆起来,但使用流量演员出演的利弊也非常明显,大多数用户并不是为了短剧而来,更多的是为了追星。例如《在劫难逃》播出时,鹿晗的个人贡献度超过50%,虽然引流效果确实存在,但较多的话题都是集中在明星表现上,对于短剧本身的讨论并不很多。

后续,抖音、快手等平台对知名演员的使用,以及如何逃离“饭圈文化”带来的影响,也会是一个影响短剧播放量的因素之一。

当然,作为视频形式之一的短剧,也避不开版权内容以及IP制作这个问题,即便是抖音、快手也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纷纷发力内容自制以及版权合作,但面对优爱腾等具备雄厚IP资源的平台,想要突出重围还很难说。

即便,目前平台的内容自制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后续又能否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还是个未知数。这里不妨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想,短剧要想打破视频行业格局,是否也要具备如腾讯视频、阅文集团那般完整的内容制作输出体系,现在的抖音、快手又能否经得住这样的投入,同样也要打上问号。

四、结语

抖音、快手的短剧之路,不过是互联网历史长河中的一条分叉罢了,短剧最后究竟能否改变当前视频行业格局,或许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纠结问题的最终答案。

跳出这次抖音、快手在短剧上的布局,此次动作也只是互联网大厂中一种司空见惯的打法,究竟最后能掀起多少浪花,这个结果已不再重要,而这一过程,或足以让抖音、快手赚足资本眼球以及流量,这或许也是他们想要的答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350013367

邮件:3456028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0: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