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还是初心,这是一个问题。

一浩又一次与首都爱护动物协会的流浪动物们分离了。临行前,他还特地去和一只叫做“狗老大”的德牧犬告别。这只狗惯爱扑人扑东西,身为训犬师的一浩哪里能不知道这些。但这次,他对着扑在犬舍边上的“狗老大”说:“其实你不是爱欺负别人,只是之前日子太哭太累,才会对它们不友好的,对吗?”

说罢,“狗老大”好像听懂了似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床上,坐定直直地看着一浩。

身为训犬师明明已经“阅犬无数”,但见此景,一浩还是有点鼻子泛酸,快步离开了这间充满了离别气息的房间。

这段画面最终并没有收录在B站出品的宠物救助类公益节目《百分之二的爱 第二季》中,但成了一浩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记忆。两季《百分之二的爱》中,B站up主一浩@问题狗狗大改造 和百大up主@逍遥散人、《爱情公寓5》扮演诸葛大力的演员成果、演员张馨予等嘉宾一起救助了数十只流浪猫狗。在充满感动与温馨的画面中,这部综艺最终也收获了平均9.8的高分。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也因为这部综艺,一浩被更多的网友熟知,节目播出后他的粉丝量很快突破十万,截止到现在,他的粉丝量也已经达到了17.1万,远超过过去2年内的增粉速度。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而节目之外,一浩也有着自己作为训犬师和up主对职业规划的进一步思考——在宠物经济被广泛提及的当下,如何在保护好宠物的前提下,既能在视频创作中获得流量,又能借此获得商业变现。

面对能赚钱的宠物,爱和金钱的天平又该如何倾斜呢?

一、“拍视频是一件很酷的事”

成为训犬师之前,一浩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从工厂、服装店、肯德基,到广告公司、金融公司,辗转于多份工作之中,但最终还是因为向往自由、不想被约束,这些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还是没能留住他。

在一次养犬经历之后,一浩对训犬师的工作产生了好奇,这份工作灵活性强,时间相对自由。兴趣使然后,他开始一边学习训犬的相关课程,一边接单,替主人们矫正狗狗们各种令人头疼的不良行为。

或许他天生就该吃这碗饭,他不仅上手得很快,能够应付狗狗千变万化的问题,而且还有空闲时间去思考这份工作的增量在哪。

正巧这时,互联网短视频的风口吹过。

从初中开始对电子的玩意儿产生的兴趣让一浩也加入了短视频大军,他会拍一拍在自家培训的狗狗,讲解一些训犬的知识和技巧,剪成一两分钟的视频配上BGM发到微博和美拍上,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酷的事。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一浩的第一支视频

的确,那时全网做视频的宠物训练师加一起也不到10个,毕竟这类视频要想拍的好,就得让观众在一两分钟内看到宠物很明显的行为变化,这之间的时间跨度起码要一周,更何况,作为拍摄对象,狗狗哪里会轻易按照人类的剧本演出,翻车比吃大米饭还要平常。

但能作为这珍贵的几分之一,即便有一定的困难,一浩也会催着自己前行。

这也让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入驻B站之前,他还曾以另外一个id开设抖音账号,但对当时的视频质量不够满意,那个账号后来还被他注销了,即便那个账号曾为他带来过不低的流量。

而以@问题狗狗大改造 的id成为B站的up主之后,一浩开始随着平台调性拍摄时长在5分钟的长视频,更新速率也随之下降,但好在质量依然保持。

和一般的宠物类投稿不同,一浩的视频更像一个个短小精悍的纪录片,狗狗们也不都像是“人类的好朋友”,也有不少内容会展示出它们“恶魔”的一面,像是随地大小便、拆家、乱吠等问题。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这种真实性和代入感也让“家有恶犬”的主人们愿意顺着视频来找一浩咨询问题,其中也有不少会给直接将狗狗送来给矫正。

久而久之,一浩借着视频接到的客户越来越多,一月四到五只狗狗的训练工作渐渐让他觉得疲惫,“转型”也渐渐被提上了日程。

二、遵从流量or坚持自我?

转型第一件事,就是要主动给自己减负。

“我不想太过商业化,做一份工作如果没有情怀,肯定做不长远。”

于是,原先一只狗狗5000-6000/月的学费有所上涨,他对狗主人的学习能力也有了一定的要求,门槛提高了之后,一月4-5只狗狗的接待量便缩减到了1-2只。时间一多,他便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训犬视频的更多种可能。

比如,从前的视频选题更多要么是从狗狗自身可能存在的问题,像是遛狗时叫不回来、乱咬人等这类同时粉丝大众感兴趣的话题下手,要么是从自我的角度出发,拍自己想展现的内容。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尽管这样选题的视频的确可以带来不错的流量,但谁都知道,眼下最火的宠物视频还得是展现它们的“萌”点的那些,那些视频才是流量之王,亦是带货冠军。

要不要转型?是遵从流量还是坚持自我?是做已经逐渐拥堵的萌宠视频领域的跟风者,还是做独树一帜的训犬领域的先锋者?这些问题一浩已经思考了两三年,但仍没有得出最佳答案。

“其实并不一定要凸显狗狗的搞笑才能吸引人,我所拥有的干货知识可能会让观众觉得生气、心疼、好气,这同样叫做‘有趣’。只是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点还需要一点点打磨,去探索。”这自然对拍摄的手法、选题等多方面提出了更高的指标,成长的路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

同样的,参加《百分之二的爱》这部宠物公益综艺同样是他成长路上重要的一环,不仅是粉丝增量这一个维度。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这档节目的拍摄地在首都爱护动物协会,设备完善管理有序,加上“以教育宠物”的救助理念与一浩的训犬理念不谋而合,他几乎没多想便接受了这档节目的邀约。

上节目,在众目之中训犬和家里肯定不一样,时间紧任务重,但一浩适应地还算快,两季下来,他学会了同时面对大量狗狗时的处理方法,也跟节目组学会了不少拍视频、调动走位、收音、镜头衔接等硬核的知识,get到了一支优秀视频的精髓还是在于内容,而不是在于灯光、色调、空镜等其他修饰,的确算是两次收获满满的经历了。

三、宠物博主的商业变现,好做吗?

在一浩看来,身为一个视频创作者,产出的内容不能是“阅后即焚”的,而应该要给观众以一些教育意义。

这使他每一支视频都不仅要展现出狗狗纠正前后的对比,还得将其中的过程展示出来,往往会耗时一到两周才能完成取材。这样一来,产出视频也自然变慢,但“鸽”掉视频的日子里,他却没有“鸽”掉对未来的规划。

在多次在线给前来咨询宠物问题的粉丝、客户答复之后,一浩开始制作了线上的训犬课程,内容涉及到如“坐”、“卧”等常用的训犬内容。

“这些视频肯定会区别于B站更新的视频,B站上肯定更多是节目性和娱乐性的内容,而教学视频则是纯干货。”尽管视频还没有更新完成,但价值1280的课程也已经有135人付费购买。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可见,知识付费仍然是互联网消费不可忽视的一个方向。

在一浩的想法中,除了要把视频更新到以案例讨论这样细节之处外,他还已经申请了线下的鉴定中心,将为想要选择当训犬师的人开班授课。

这之后,宠物学校、寄养中心,宠物零食、牵引绳等食品、用品等规划也在他的计划之内,只是这些或许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一一实现。

未来的商业变现想法还需要时间,但当下获得变现的可能却近在眼前。

当一个猫砂盆动辄几百元,一包宠物零食能买好几袋薯片的现在,手握流量的宠物主人难道不动心吗?

对此,一浩却表示自己并不打算让自己的狗狗背负风险。

是的,风险。

如果让狗狗接代言势必要签合同,合同期内则要保证狗狗的各方面安全,一来二去,狗狗也就成了娱乐圈“艺人”般的存在和赚钱的工具,于情于理,都难以让养了三只狗的一浩过心理关。

专访 | 宠物经济大行其道,拍视频的训犬师挣到钱了吗?

“除非未来我能将这一块开辟出一条业务链,否则很难与我从事这一行的初衷相匹配。”

从最初因为好奇踏入这个行业,到现在事业蒸蒸日上,一浩不断在试图破圈,寻求增量,再加上看到不错的收益,一浩的父母逐渐从最初的不支持,到现在偶尔会帮着他喂狗遛狗,打打下手,而一直在旁支持的女友也会时不时替他分担一些剪辑的压力。

而在掌握了视频变现的逻辑,看清知识付费的必要,拥有清晰的未来规划之后,一浩的训犬师生涯或许还会探索出更多变现的可能,衍生出更多的未知。

 

作者:闫烨,编辑:韩小黄,微信公众号:流量公园(ID:llpark001)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350013367

邮件:3456028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0: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