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池便当老板薛涛是一个从粮油起家的哈尔滨人,一家从线下走到线上的快餐品牌,在合作与抗争中突破外卖平台的压榨,去寻找自己在互联网+时代的生存之道,这是东池便当在外卖O2O战争中的发展模式。未来会怎样,薛涛还在探索。但他在整个店面经营中,就算是遇到困难时,依然保持产品品质、突破外卖平台限制、寻找自己的餐饮O2O发展之道,东池便当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样本。

东池便当是哪里的牌子(现在最火的便当外卖)

粮油生意起家 ,他们正在接受外卖平台的压榨

十年前,薛涛在上海做粮油生意时,以粮油供应商身份认识了东池便当的老板,关系一直都非常好。东池便当采购时总是选用的上好的粮油,因此生意一直也很好。

当时市场上很多餐厅都会选择用比较便宜的粮油,例如市场上餐厅普遍使用的大米是2元左右1斤,东池便当则会选择3元多一斤的大米。便当盒饭,其实本身就是以饭为主。

薛涛非常认同这样的理念,5年前薛涛跟东池便当老板商量之后,开始加盟东池便当。东池便当本来全部都是直营店,没有加盟店。现在,薛涛与东池便当也是独家特许加盟关系。

第一家店是在三元桥,第一家店到第二家店用了两年多,第二家店到第三家店只用了一年多一点时间。现在,有两个选址公司现在正在帮他们选址,2015年年底之前这家新店会开业。第三家到现在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企业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目前,整个企业的发展都非常不错,每年都会增加一两家店面。

薛涛说,当下的外卖平台给他们的经营带来了一些困难。刚开始听到这个说法时,我们都挺诧异的。因为东池便当这样的品牌餐厅不是黑作坊,外卖平台应该是能够带来客源和订单的。

薛涛解释说,我们现在正在接受外卖平台的压榨。我现在觉得以前的电话订单方式非常好,因为那些都是我们餐厅自己的客户。

现在那些没有营业执照的外卖餐厅包括在小区里的黑作坊都与东池便当这样的正规餐厅产生了竞争。那些黑作坊和正规餐厅的卖同样的产品,黑作坊的黑盒饭的价格可以比他们低很多。这些黑作坊既没有食品安全概念,也不需要提供食品安全保障。工人的工作服、房租、原材料成本都低很多。

东池便当在明光桥的店面门店虽然不大,但一年的房租超过18万。那些黑作坊一年的房租钱只需要3、4万。

今年4、5月份开始大规模的外卖战争,当外卖平台的补贴价格战是满20减8元,这些黑餐厅当然无所谓。但对于东池便当这样的正规餐厅来说压力就会非常大,因为正规餐厅的成本比黑作坊高得多。

在没有外卖平台的时候,餐厅的外卖订单都是靠电话,这种方式轻松得多。因为顾客订餐的次数多了之后,对餐厅的产品和服务人员都有信赖度。

现在,餐厅原本的顾客变成了平台的顾客。用户在选择时自然地比较不同外卖平台和餐厅的价格,也会大大分散原有的消费客源。

现在的外卖平台给他们带来得更多的是压力,这样的压力主要来自于成本。如果要坚持品质,就肯定不能去偷工减料,包括资金、人工、服务的投入都不能减少。如果舍不得,品质肯定就会下降,顾客对餐厅的信赖也会丧失。但如果一昧坚持跟网上那些餐厅去竞争,遭罪的也是餐厅本身。在原有的模式下,30元一份的套餐便当根本不需要外卖平台去减15元。他说,黄记煌黄耕那一句“外卖平台不断地压榨我们”让自己深有同感。

笔者问,你是不是想摆脱外卖平台?薛涛说,说实话,现在就算是想摆脱,也有点摆脱不了。因为外卖平台通过砸钱补贴的方式,把客户引到了线上而且产生了客户黏性。现在顾客订餐之前,都会去比较餐厅在不同外卖平台的价格然后选择外卖平台补贴金额比较大的那一家。我们希望外卖平台不要用打价格战这样的恶性竞争方式去搅乱市场,能够让餐饮品牌依靠自身的实力去竞争。

当问到你用什么方法撑过这样的困难期间,薛涛毫不犹豫地说,依然是坚持品质。他告诉我们,东池便当的配送团队依然是自己餐厅的。之所以没有选择与外卖平台合作去配送,坚持自己餐厅的员工去配送是为了掌控服务质量。

外卖平台的配送人员并不稳定,自己餐厅的人员总是在附近餐厅配送,各条路径和目的地都非常熟,送餐速度和服务质量都能保证。

他们原来一天餐厅的外送量超过600份,现在外送量比以前少了一点。接下来虽然可能成本会更高,压力也会更大,但薛涛说他会坚持做好品质。

餐饮回到电话订餐时代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正在不断瓦解和打破行业的壁垒。当用户习惯已经从线下转移至线上,餐饮人应该去做的是寻找突破之道,外卖平台给你们带来的压力其实也是转型的重要动力。

餐饮是做出来的,而不是靠嘴说出来的

薛涛是做粮油生意起家的,现在,他在北京的粮食销售额一年会超过7000吨。这是什么概念呢?一年会达到1个亿以上的双向资金流动。他算过一笔账,一个成年人一天4两大米足够了。7000吨大米的销售量就意味着会影响1000多万人次。

他销售的粮油都是他自己在东北老家的粮油厂生产的产品。现在市场上稻花香米很多都是假的,薛涛销售的都是他老家当地的纯正稻花香。

东池便当现在的10种菜品,其中有6种的主要食材如鱼排、香肠等都是从台湾进的货。东池便当的鸡腿都是用的最新鲜的,排骨都选用的是通脊。他们买肉的时候都是用相对较高的价格去买整块大肉,那些肉都没有边角料,食品药监局检查探访时都看到过。

在这几年的经营过程中,薛涛始终认为食品安全是最重要的,产品质量必须保证。这样的话很好说出来,但要真正坚持做下去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在遇到瓶颈的时候、整个经营遇到挑战的时候。东池便当庆幸的也就是他们在遇到挑战时,一直坚持保证产品品质。

采访时,薛涛给我们举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例子。有一次,他们去菜市场买菜,东池便当没有牛肉餐,菜摊老板给他们错送了一大片牛肉。送到店里时,薛涛打开一看,那一大袋大概有40、50斤牛肉上都是大片大片的黑印且都是边角料。那些牛肉退回去的时候,由于找不到摊主,只能扔了。

他们去买菜的时候经常可以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觉得做餐饮最重要的也就是食品安全。那些卖菜的 有时候给他拿了不好的原材料,他就会回菜摊去找摊主。时间长了之后,摊主会选择为他们提供价格稍高一点但品质更好的菜。对于很多菜摊摊主而言,当餐厅老板因为菜品质量而去找他们麻烦时,在这些摊主眼里会变成顾客给摊主添麻烦。

薛涛说,比如我们今天的蔬菜用的是豆芽质量不好的时候,我不会当天退回去而一定会选择第二天早上退回去。那时候豆芽表面会变颜色,摊主也没法把它再卖出去了。笔者问,摊主会退吗?薛涛说,有很多不会退的,不会退那以后就不合作了。

刚开始也有一些摊主是不肯退的,但由于要长期合作就必须退。一段时间合作之后,大家对他的性情有了了解在提供原材料时也会注意品质。那些人提供不好的原材料最开始其实都是故意的。如果餐厅老板接受了,那么下次继续提供不好的,当然价格会比较便宜。价格给到位了,那些摊主自然会给他好产品。

他特别看重品质,坚持用最好的原材料。薛涛说,虽然这样做,成本会比较高。但坚持这样做,受益的仍然是自己的餐厅。成本投入相对高的时候,信赖度也就会高。消费者会自己评判,也会看餐厅的品质和服务。

结语:从加盟开始在快餐市场立足,经过五年多的发展,又从线下延伸至线上,立志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优秀餐饮品牌。东池便当薛涛通过自己家的互联网自助餐厅不自觉地走出了一条餐饮O2O市场发展的新路。摆脱外卖平台的压榨,去寻找自己的互联网发展之道。东池便当薛涛因为坚持品质而在餐饮O2O市场开拓了一片新天地。这样的探索之路,无疑也是中国众多餐饮同行转型的必由之路。一家优质的品牌餐厅,未来会成为餐饮O2O线上线下人群聚集的极佳体验场所,也会成为无数商业机会的起源点。那也是餐饮企业寻找另一片蓝海的起航站。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350013367

邮件:3456028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0: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